大学辅导员是干什么的权利有多大(很多学生觉得这工作不错)

  大学里辅导员的权力有多大?对于一个在校大学生来说,辅导员的权力还是很大的,他们的工作涉及到一个学生从入学到就业的方方面面。

大学辅导员是干什么的权利有多大

  我是九十年代上的大学,我们班当时的辅导员是一位比我们大不几岁的男老师,姓水,也是硕士研究生才毕业没有几年。

  水老师当时正犹豫着要不要考博,然后自己从行政岗转到教学岗,所以他也和我们一样,每天都在学习。

  有人说学生一入校接触到的第一位教职员工就是辅导员。可能学校和学校不一样,我印象中我们班直到第一次开班会,大家都在一间教室坐好了,进来一个个头不高,其貌不扬的小伙子,我们开始还以为是某一位学兄过来带着我们“参政议政”,结果他自我介绍说是我们的辅导员,姓水。

  我们三十二个同班同学都说辅导员好,心里不免打鼓,这么年轻的“水”辅导员,不知道能干些什么。

  水辅导员带着我们开第一次班会,组建第一届班委。我有幸被他指定为班长,说好代理三个月,干得好继续,搞不好,到时候大家都熟悉了,再重新选。

  有几件事可以看出辅导员的重要性,我也是近距离接触了辅导员以后,才有这个说法。

  (一)奖学金名额争取

  每到学期结束,学校里各类奖项纷纷出炉,毕竟僧多粥少,怎么分配这些名额,是学校头疼的事情。

  辅导员的头疼更多一些,对上,他要尽可能多争取名额,对下,也要面对狼多肉少的境况。不可能搞平均主义,完全按着学习成绩也不现实,大学里的学生考核,不单单是你的最终学习成绩。

  我看着辅导员赖在院长的办公室,绞尽脑汁诉说我们班学生的优秀,一再要求院长高抬贵手,给一个名额,再给一个名额。我看到院长老先生被辅导员纠缠的没办法,严厉训斥他的胡搅蛮缠,说他贪得无厌,甚至老院长一生气说出了“欲壑难填”的字眼,辅导员也不生气,像个耍赖的孩子,任凭老院长呵斥,只要给个名额,他就照单全收。

  回到班里他翻脸比翻书还快,可能把在院长那里的委屈都带到了班里,说我们这一个学期表现不好,成绩一般,每个学生的个人成长都是停滞不前,说我们都没有资格拿奖学金,把名额给我们就是糟蹋东西。

  最后我们班里同学自己协商,解决奖学金的分配问题,要求我们公平公正公开,人人心里有杆秤,每个人这一学期自己的表现自己心里有数,为班级、为同学做过什么贡献自己明白,看看自己有没有资格伸手拿那个名额。

大学辅导员是干什么的权利有多大

  名单给他,他一般不做调整,把名额直接分配下去。

  (二)入党问题

  熟悉后我们叫辅导员水导。

  水导提醒我们,要积极向组织靠拢,尽早提交入党申请书,尽快参加学校组织的培训。

  这方面不多说,大家自行脑补,反正水导是我的入党介绍人。

  (三)家庭困难同学帮扶问题

  我上学的时候,我们的经济水平不像现在这样繁荣,尤其是农村的学生,大都家庭比较困难。

  我们班32名学生,一半来自县城及以下,其中六名来自农村,有山西吕梁山区的,有贵州寨子里的,有福建南平山区的,有甘肃的,我是山东鲁西北的,都是穷苦家庭的孩子,如何保证我们顺利完成学业,水导确实动了心思。

  我的勤工俭学项目是打扫图书馆的卫生,整理书籍,做借还书登记。是水导帮我申请的。

  其他同学只要是家庭有困难的,水导都是不遗余力,四处求爷爷告奶奶,实验室,餐厅,体育馆,器材室,实习车间,办公楼,只要有可能挤出个岗位,他总是第一时间跑去争取。

  很多时候,他需要自掏腰包,接济吃不上饭的同学。

  (四)突发状况处理

大学辅导员是干什么的权利有多大

  有两件事印象深刻。

  班里一位同学突发阑尾炎,需要住院手术,因为学校医院无法处理,只好联系市里医院。

  水导全程跑前跑后,拿着一摞单子楼上楼下折腾,安排我们陪护。他自己几乎天天提着水果去医院,因为工作和学习任务重,去了看一眼就走,有事他处理,没事就是两句话。告诉他不用去,他说不放心,看一眼心里踏实。

  同学出院胖了十几斤,水导瘦了十几斤。

  我上学时学校被戏称为马路大学,没有围墙,社会上的人随便出入,学校里有好几家私人开的饭店,里面食客复杂。

  一位同学,和老乡聚会,在饭店里吃饭,和社会上一个胳膊上有刺青的年轻人发生争执,对方掏出刀子顶在了同学的脖子上,伸手抽了几巴掌,然后就溜了。

  同学报警,校保卫处接手处理,水导闻讯赶过来,问同学有没有受伤。同学说挨了几巴掌,水导问为什么不还手,就让人家打,同学说对方有刀子,顶在脖子上。

  水导问保卫处长,这事怎么说。

  保卫处长说对方涉嫌违法,可是人跑了,咱们都不认识,没处抓人去。

  水导说那就没办法了。

  保卫处说做个记录,抓住了办他。

  水导说我学生挨打这事怎么算。

大学辅导员是干什么的权利有多大

  处长说我不是说了,抓住他办他!

  水导说我说的是我的学生挨了几个大嘴巴子这事,怎么算。

  处长说我不是说了,抓住他,办他!

  水导说办他是你们的事,我的学生不能白白挨打,我们不能随便被人欺负。

  处长说怎么办,以暴制暴,抓住他先揍一顿?

  水导说为什么不能,他能平白无故打人,我们挨了欺负不能还回去。

  处长说你这不是瞎胡闹吗,怎么能这样处理问题。

  水导说怎么不能,我的学生不能白白挨打。

  处长说现在人都抓不住,说什么都是瞎扯,做个记录,你们回去听消息。

  水导说这个事我会追究到底,我会上报学校,如果学校不能公平处理,我会反应到市局。

  处长说你还是个犟种,行行行,我和分局那边联系,尽快破案,行了吧,大哥!

  水导说我等着。

大学辅导员是干什么的权利有多大

  (五)我和水导

  大学四年我一直是班长,和水导接触最多。

  水导经常叫上我一起去校外的美食一条街吃烤串,喝啤酒。

  当然是他买单,即使后来我因为干家教挣了一些钱,他也不让我花钱。

  一次两次可以,次数多了,我也吃着不踏实,和水导说我都不好意思了,像是吃白食的。

  他说将来你有钱了,再请我就行。

  水导说你要把学习搞好。

  水导说你要争取入党。

  水导说有一个国家科研项目,要招两个助手,我推荐了你,到时候别掉链子。

  水导说如果缘分到了,还是要谈一场恋爱。

  水导说毕业后别忘了回来看看他。

  水导说有什么困难都可以跟他说。

大学辅导员是干什么的权利有多大

  水导说他也是穷人家的孩子,我们都来自农村。

  水导和我说过很多,大学四年我们关系很好。

  我们毕业后他去了国外读博,留在了一所大学教书,再没有过联系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13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代码图片

    请登录后查看评论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