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评价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陈小醉这个人物(有人说其实就是个失足妇女)

  如何评价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里四川女孩陈小醉这个人物?陈小醉,一个从四川逃难到禅达的女孩,职业是土娼,换成时髦词儿就是失足妇女。

  小醉人生最大的梦想,找到自己川军团的中尉哥哥,然后跟着他一起回四川老家。

  某一天上午,小醉在禅达街上救回了一个晕倒的瘸腿中尉,那个自称也是川军团的人,而且认识小醉的哥哥,还可以顺道帮她带话,让小醉的哥哥来禅达接她。

  作为报答,小醉帮他去药铺买消炎药磺胺,而那个假冒川军团的北京小太爷趁机偷走了小醉的红苕粉,以及放在罐子里的所有钱。

  等再见到这个骗子的时候,他带着吃的来看小醉,作为之前偷钱和红苕粉的补偿。而这个人已经成了在怒江对岸阻击来犯日军,保卫禅达的英雄,小醉也知道了他的名字——孟烦了。

如何评价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陈小醉这个人物

  小醉爱上孟烦了,孟烦了也把小醉当成心灵的归宿。但两人注定无法结合在一起,因为在他们之间有两个巨大的障碍,一个是孟烦了的父亲,孟老爷子是个活在经史子集里的老古董,他瞧不上出身暗门的小醉,也禁止她以儿媳妇身份踏入家门。

  另一个是虞师特务营营长张立宪,他对小醉一见钟情(单方面),对她发起疯狂攻势。除了有事没事的去小醉家里送物资,他还承诺一定会带小醉回四川老家。当然了,张营长做得最多的事情,就是蹲在小醉家门口,用密集的四川方言痛骂孟烦了,大部分攻势也集中在他的生理缺陷(瘸腿)上。

  在即将去突击南天门的前一天,孟烦了去小醉家告别,遇上了又来死缠烂打的张立宪,在听完张立宪的贯口骂街之后,孟烦了冲出小醉家门,赏了他一通大嘴巴,然后将张立宪推进了小醉家门,自己瘸着腿离去。

  孟烦了那一刻才知道,小醉对自己的仰慕之情,是基于那个早已经失联的哥哥,自己给了她不该有的幻想,让小醉把那种情感羁绊被动的绑在自己身上。自己除了在小醉面前卖弄一下学识,唱一唱京剧,耍一耍贫嘴跟她逗乐之外,其他的任何东西都给不了,或者说孟烦了那颗丧到极致的心根本不敢去承诺任何东西。

如何评价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陈小醉这个人物

  但张立宪能够给小醉的,却是真正的未来,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和嬉笑怒骂的生活。张立宪身上有孟烦了丢了很久的年轻气息,那种敢打敢冲敢承诺敢付出的勇气。

  而且小醉对两人的态度也截然相反,对孟烦了敬若神明一般,永远都是仰视加崇拜的态度,任何负面情绪都不敢在孟烦了面前展露。但对张立宪却是平视的,而且是那种恋爱中小情侣的那种傲娇感。这种无意识的差别对待,恰恰说明了谁才是小醉真正的选择。

  小醉在发火,那样的恼火从不对我发,因为瞧着我她的心倒先碎一半软一半。她对四川佬发,一个女人下意识总会明白,这个男人会对她一生一世的娇宠呵护——就算她没意识到她的下意识。

  电视剧里张立宪被毒气弹毁容,最后受不了痛苦自杀在了南天门树堡中。而小说中张立宪被毒气弹毁了半张脸,活着下了南天门,在新中国解甲归田,跟小醉一起在禅达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。

如何评价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陈小醉这个人物

  陈小醉这个角色,是一个充满矛盾,而且最终跟矛盾妥协的存在。她心中永远活着一个哥哥,哪怕她内心隐隐知道哥哥已经死了。她深爱着那个满嘴跑火车,但又不敢给她任何承诺的孟烦了。她并不喜欢那个死缠烂打的小白脸张立宪,但又赋予他情侣一般的交流权限。

  小醉在孟父眼中,是污秽不堪的土娼,根本配不上自己的宝贝儿子。但在龙文章眼中,她却是最干净,而且跟孟烦了最般配的存在。

  在张立宪还是风光无限,颜值爆表的少校营长时,小醉没有正式接受他的爱意。但在张立宪毁掉半张脸,变成一个跟孟烦了一样的残疾人时,小醉跟他走到了一起。

  放眼整部团剧,几乎所有的角色都跟陈小醉一样,甚至更加的困苦纠结,他们都活在努力追求梦想,但一直求而不得,最终不得不向现实妥协的残酷现实里。

如何评价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陈小醉这个人物

  一生都觉得别人欠自己,永远向别人索取的康丫,临死前许了两个心愿,一个是吃一碗羊肉泡馍(想疯了心),另一个是照一下镜子看看自己的死相。最后炮灰们用刺刀拼成一排,用火柴的微光给康丫照明,但康丫只留下一句句“看不见”后撒手人寰。

  在第一次南天门大战中侥幸生还,被精英团从怒江中捞出来的豆饼,第二次登上南天门,在迷龙的马克沁高温和强震下肝胆俱裂,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跌落怒江,从哪里捡回来的命又还给了那里。

  每天喊着要杀光小东洋,为同袍和好兄弟要麻报仇的不辣,最终却收养了一个叫横山光寺的日本兵,带着他一路乞讨为生。当炮灰团要杀死横山光寺时,不辣笑着告诉他们,你们杀吧,他死了之后我就咬舌自尽。不辣并不是原谅了日本人,而是经历了两次南天门大战,他再也无法回归那个拿他们当炮灰反复背叛抛弃的虞师,相比起来同样被组织抛弃的横山光寺更让不辣感到更加亲近,而且带着他还能每天骂街解闷,何乐而不为。

  身为军医的郝西川,一辈子没医好一个人,永远都在给大头兵们办白事。治病救人的医者,却被人嘲讽成兽医,而且他唯一能给伤者做的,就是在临终前握住他们的手,让他们离开人世的时候感受到一丝丝温暖。就是这么善良的一个老人,临死前却被烦啦无心的辱骂,带着被伤透的心升了天。

如何评价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陈小醉这个人物

  每天跟个动物一样,除了吃饭睡觉,只会嘟囔“打一炮”的克虏伯,亲眼目送自己的团长饮弹自尽以后,用步枪打穿了自己的头颅,跟谁龙文章去了。

  阿译长官曾经在审判龙文章的公堂上豪言壮语“如果我真的没可能做成他(龙文章)那样的人,我现在就死。”最后阿译模仿龙文章的战术建立了一个新的树堡,成功的阻挡了解放军的前进,在烦啦去招降的时候,自杀而死。他终归也没能变成龙文章那样的人,所以只能带着这份信仰死去。

  炮灰团中最热爱生活,把妻子儿子热炕头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顾家男人迷龙,却因为在家门口杀死了一个高射炮炮长,得罪了军部陈大员,最后被龙文章枪毙。

  而那个聪慧至极,能够看透一切的上官戒慈,从出场开始就将无尽的恨意放到龙文章身上。她认为龙文章是个鬼婴,会欺骗自己的丈夫为他送死。在龙文章枪毙迷龙以后,上官戒慈给龙文章喝老鼠药,想要为丈夫报仇。最后上官戒慈被龙文章化解了心结,决定离开禅达去北方生活。

如何评价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陈小醉这个人物

  虞啸卿永远一副铁血战神的模样,但骨子里却害怕失败,对龙文章也是崇拜加忌惮,而且虞师座藏着一颗比唐基还要官僚的灵魂。在南天门大战打响后,虞啸卿在唐基的循循善诱下,终于接受了本心,变成了一个腹黑的官场老手。他的事业左右逢源蒸蒸日上,甚至回到新中国都是花团锦簇风光无限,但他回到禅达的时候,给某人留下了一个花圈“我一生愧对的挚友,我必须面对的挚友。”

  孟烦了饱读诗书,一肚子学问,他也能看透一切真相,有着不亚于龙文章的敏锐视角。而龙文章对他的期望极高,希望孟烦了能够变成像小书虫一样的少年中国,但孟烦了却早早丢了魂,永远都在自寻烦恼,在否定一切。用龙文章对他的总结就是,你放着最好的东西不相信,非要去信最坏的。

  龙文章是一个天生的将才,他本来应该是一个胜过虞啸卿的真正战神,可龙文章偏偏生了一颗悲天悯人的心。他一方面渴望战斗,渴望在战场上痛杀日寇收复河山,但又害怕葬送每一个袍泽弟兄的生命。龙文章心里永远都有南天门上的一千座坟,以及那些相信他那句“走啊,我带你们回家”,却死在日寇枪口下的灵魂。

  “都死了,都死了。”他啜泣着。“我骗他们活人的!我看不见你们!”他吼叫着,整间屋子都被他撞得有些摇动。“人呢?人呢?!”他瞪着我们,一个睁眼瞎子的眼神。一个睁眼瞎子在喊着。  最后龙文章拒绝内战被判处死刑,在刑场上饮弹自尽,而龙文章使用的那颗子弹,就是在第一次南天门遭遇战时,那发顶住他脑门但却没打响的幸运子弹。

  综上,在残酷的战争中,众生都是迷茫、纠结、求而不得的活着。陈小醉虽然没有得到最想要的生活,但相比信仰破灭后身心一起死亡的龙文章们,小醉算是幸运的,也是非常幸福的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9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不要怕,这儿没有熟人,高低整两句吧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代码图片

    暂无评论内容